博貓代理|人間逍遙:讓精神蛻變的生命神話

            博貓代理是由愛彩官方獨家推出的彩票,官網【a5805.com】將爲您帶來博貓代理開獎、博貓代理技巧,精彩盡在博貓代理體驗中心,深受廣大彩民關注!

          世界是一個大舞台,人生是一場大戲。博貓代理們每個人不只遊走于舞台上,扮演各種角色;還經常坐在舞台下,當個看戲的觀衆;更多時候則是邊演邊看、邊看邊演,而“怎麽看”似乎比“如何演”來得重要,最少是個更基本的問題,因爲我們總是先看別人如何演,然後從中得到自己演出的靈感;而且觀念決定行動,我們對人生的看法左右了我們的演出。

            要怎麽看人生這場大戲?首先看格局。人生的格局要大,在中國過去的思想家中,爲我們描繪的人生格局最大的,我想非莊子莫屬。翻開《莊子》一書,第一段就氣象恢宏:

            北海有一條魚,名字叫作鲲,鲲的巨大,不知道有幾千裏。化而爲鳥,名字叫作鵬,鵬的背,也不知道有幾千裏;奮起而飛,它的翅膀就好像垂天的雲。這只鳥,在海動風起時,就遷往南海。那南海,就是天池。

            也許有人會說,格局很大沒錯,但未免太過神話!其實,巨魚和大鳥的互相轉化,原本就是環北太平洋地區的遠古共同神話。就像心理學大師榮格所說:“在表達生命時,神話不僅比事實更迷人,甚至更精確,因爲它們總是觸及某些神秘、屬于永恒的東西。”用神話來比擬人生,可以說是我們從人類的精神遺産中撷取靈思,借以感動及豐富自己生命的一種途徑。每個人都應該擁有自己的生命神話,在宇宙的偉大詩篇中,找到屬于自己的故事、寓言、圖騰或者象征。

            前面這則寓言,可以說是莊子爲我們提供的一個理想的生命神話。在人生的旅途中,將自己視爲由北海的巨鲲化生,振翅飛往南海天池的大鵬,正是我們需要的大格局。當然,這個大格局不是用魔棒一揮,呼之即來:

            水的聚積不夠深厚,負載大船就沒有力量。風的強度如果不大,承負巨大的翅膀就沒有力量。

            所謂“海闊憑魚躍,天高任鳥飛”,只有大海才容得下巨鲲,只有高空與大風才能讓大鵬展翅,你想要有大格局的人生,就必須先有如大海般的胸襟,如高空般的視野。其次,生命要想獲得提升,就必須經曆一個“蛻變”的過程,不只像巨鲲化爲大鵬這種形體上的改變,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脫胎換骨,也就是要以不同的思維和認知重新去觀照這個世界和自己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這也是莊子“逍遙遊”的現代含義:“逍”意爲消解——去除束縛自己的種種觀念與知見,而最先要去除的就是自覺卑微渺小的看法;“遙”意爲開闊無垠——以大視野、大胸襟來看世界、體驗人生;“遊”意爲自在悠遊——像個旅人,自由自在、怡然自得地悠遊于這個塵世。

           那三月的桃花謝了麽,還記得我們一起玩耍的時光嗎?

            那二月的柳絮紛飛了麽,還記得碎葉上有你歡笑的影子麽?

            那冬日已過,春天的美麗已經讓我如醉如癡了。

            就是這樣一段尋常的日子,就是這樣的一份情殇。

            我牽著你纖細無瑕的手,在等那江南詩裏最後一場綿綿無期的小雨,都說打馬而過,而我甯願執子之手,共話江南。煙雨裏的江南總是如此迷離撲朔的,帶著幾分恬淡而落寞,像出水的芺容,也像你淺淺的一笑。

            我總以爲就這樣便可天長地久,卻沒想到只是有時候感情走得太進,往往傷了情義。故事裏的結局往注如此,不知道是我的一廂情原,還是你的不善言語,讓時間爲此生了鏽,從此門環上的那把鏽迹斑駁的鎖,染上了銅綠。

            你一再冷漠,寒冷的氣息逼得我直得屏住呼吸,害怕你看到我滿臉在乎的樣子。是的,你的冷漠,無聲,無韻,只如一把戰時的利劍切斷了我的心腸。

            寒冷的雨漸滴著,躲在屋角們一處偷偷地瞥你,只是你的顔早已換了另一種顔色,而留在鏡中的你早已不再是你。

            人生就是如此,在朝暾夕月的變遷裏,容顔不再,青春亦悔少年時,其實,我也想,想你永遠的一笑泯千愁。

            問世間情爲何物,直叫人生以死相許。元好問的確好問,這一問讓世間多少才子佳人忘乎所以,讓多少人牽腸挂肚,讓多少人相思成災觞,亦如此。

            我是一個多情的人,也是一個不同尋常的人,我狂傲,我放蕩,我喜歡一個人靜靜地看著天空,瓣動著手指數星星,我喜歡,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在午後的陽光下,細細地斟一杯香茗,我喜歡……很多……很多。

            我不喜歡別人對我好,不喜歡別人對我有好感,不喜歡和某些人的距離拉得太近,因爲我是個多情,自負的人,一但沉醉,怕是難以清醒。

            也許我只是你命中的一抔黃沙,一陣風過,便悄無迹象。

            也許我只是你發間的一髻發髻,系在你的頭上,看你拂塵。

            也許我只是你戲台上的一張皮影,一曲歌罷,又平靜如初。

            四月了,過了,孟夏的第幾個夜晚呵,這樣的一陣風吹過,讓我懷念,讓我惦記著你。

            忽然間,人生似平過了百世,請原諒我的不善言辭,因爲一個習慣了孤獨的人,只有他的心是有感覺的。

            欲寄彩箋兼尺素,

            天長水闊知何處?

            我不是個歸人,

            我只是個過客。

            這兩句詩便是博貓代理此刻心情的最好寫照了。

            舊故裏的觞,城春草木深。

          更多閱讀

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